入住废柴兔。

使用一段时间感受一下。。

好的话就把到处的文都搬过来XD


看文可能字体会比较小,请用Ctrl+鼠标滚轴调整页面大小。

如果你知道(断章)

 

任务187

难度:C

内容:本星期四晚八点,在三把扫帚秘密从联络人Eleven处取得情报。Eleven,男性别出现,灰发蓝眼,左耳银色单环,缺右手尾指,吧台,半杯“美丽世界”。接头暗语:为了Scrimgeour。

 

Harry幻影移行到三把扫帚二楼的一间包厢里——Hydra提前三天用Seamus Steven的名字预订了它——最后在镜子里面检查了一遍他身上的伪装咒,很好,他接下来只要等Hydra的信号。

就在他第四遍温习任务流程时,戴在他左手中指上的指环温度终于有了变化,转眼就热得发烫,Harry立刻给它施了个冷却咒,开门下了楼,远远看见吧台角落里坐着一个灰头发的男人,左侧脸颊对着他,头发下隐隐约约地露出半个带着银耳环的耳朵。

Harry穿过人群,带着一副战争里面人们特有的疲倦不堪的样子,目光昏然,四肢呆滞,脚步拖沓地在男人的右面坐下,有气无力地拍着吧台,叫了一杯火焰威士忌。

“提提神。”他低头嘟哝着,同时眼角瞥见灰发男人抓着小半杯“美丽世界”的右手缺了小拇指,还有他没有配饰的右耳。

Harry要的酒来了,他贪婪地抓起杯子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,然后像是终于在酒精的灼烧中活过来了,他把杯子重重地推到吧台上,手指急切地敲着桌子,命令道:“再来一杯。”一边懒洋洋地把酒气喷到隔壁男人的脸上。

灰发男人立刻一脸厌恶地站了起来,抓起他的酒杯准备换个座位,远离这个没用的废物——Harry同时伸出手,死死地拉住灰发男人右边的袖子,自己却晃晃荡荡地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,“喝一杯再走!”他开心地说。

然后无视灰发男人难看的脸色,舞蹈着举起他的威士忌,像所有醉鬼一样摇晃着傻笑着,对着男人纯蓝色的眼珠大声说:“为了Scrimgeour,干杯!”自己仰头一饮而尽。

灰发男人扭着头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年轻的无赖,终于自认倒霉,把手里的“美丽世界”摔在吧台上,然后毫不犹疑地掰开无赖Harry拽着他袖子的手,气势汹汹地走了。

Harry傻笑着,满意地在吧台的掩护下把Eleven塞给他的情报揣到兜里,又要了一杯威士忌,等他中指上的戒指再次热得发烫的时候,“记账!Seamus Steven的!”Harry大声说,然后摇摇晃晃地上楼了。

包厢里,Hydra,他的搭档正在等着他。Harry负责获得情报,Hydra负责侦查和警戒——混在三把扫帚的酒客里。

Harry冲打扮成霍格沃兹学生的Hydra点了点头,表示情报确实已经到手,他谨慎的搭档终于微微一笑,然后他们同时竖起大拇指,拳头用力地撞在一起,接着幻影移形回凤凰社总部。

 

格里莫广场12号,厨房。

Harry把情报交给Kingsley,他检查了情报,确认无误。

“Harry,其实你用不着做这些。”皮肤黝黑的男人第一百次这样说,同时把情报递给Harry,“多此一举。”

“嫌我做得不够好,Kingsley?”Harry微笑着反问,展开卷得紧紧的羊皮纸条,边看边说:“我可不想人知道Libra是Harry Potter,多此一举可是必需的。”

Kingsley无奈地看着黑发男孩,他说服不了Harry,没人能说服他,在Weasley家的小女儿死掉以后。

“休息去吧,Harry,晚上还有集会呢。”Kingsley最终干巴巴地说。

“期待新任务,Kingsley。Hydra也是。”Harry微笑了下,手上燃出蓝色的火焰把羊皮纸烧成灰烬,转身离开。

 

没人希望Harry跑到外面去以身犯险,可是除非他们软禁他或者找些更有力的理由(还还有什么能比“没有你魔法界就希望全无”有力?“相信我,我比你们更了解这一点”,他这样回答),否则他还是会参加每一次的行动。他们所能做的仅仅是尽量把一些相对安全的任务集中在一起让他抽,这很困难,尤其在Dumbledore离开之后,Harry成为凤凰社的决策者之一的时候。

而且他还是“星宿”最主要的负责人,Kingsley提醒自己。

托Harry的福,凤凰社目前运转有力。

“我们总是输在闭塞、低效和涣散。”他这样说,在一年以前,战争还远未开始的时候。那个时候Dumbledore还在,他总是支持Harry,也支持他的那个当时人人看来难以实现的狂想。“换个角度思考对我们没有坏处。”Dumbledore这样回答那些向Harry质疑的人,而Harry总是微笑以对,“短时间之内就会见效。”他这样说。

令人惊讶地,Severus Snape也支持这样的改革。“哦,终于做了些胜利有望的事情了。”他说。Kingsley很好奇,Snape不是最应当坚信此方必胜的吗?要不他干嘛转换阵营?

当然,Kingsley也是这个想法的支持者,他们不能总是干等着Snape的汇报和食死徒的每一次主动袭击,同时低效地集结凤凰社少得可怜的社员。而且他知道英国民间有很多魔法高超的巫师,他们可以帮上忙。

经过Snape强效吐真剂的过场,和Kingsley坚持的最基本的魔力水平,100名志愿者被挑选出来。

第一个月,封闭营里没有任何消息。

没有人承受不了而需要被“秘密潜回”,根据Kingsley先前的估计,应该有一半的志愿者需要这个,他甚至准备了好几打的门钥匙和最强效的遗忘咒。也许Merlin终于站在他们这一边了,不,就像Remus说的,他们“低估了民间的反抗力量”。

第二个月,同样冗长而令人担心。

“Kingsley,你可以向Harry申请进入视察。”Dumbledore喝着柠檬茶,有趣地看着他。他拒绝了,为了某些莫名的信心。

第三个月末的时候,Dumbledore在他的“一次前往阿尔卑斯山脉的旅行”中消失了,得知了消息的Harry终于从封闭营里面出来,疲惫然而坚定,用一个强有力的障碍咒把魔法部派来阻拦他去寻找Dumbledore的人都弹得远远的。

一个星期之后,狼狈不堪的Harry出现在格里莫广场,“从阿尔卑斯回来。”他说,同时又给他的封闭营带回了两个老师——Candice和Edward,“请他们来教授我们黑魔法。”他告诉Kingsley。

好吧,之后的事实证明,Harry没错。“之前我一直担心Snape不能在这方面胜任,他太忙了。”他说,而Kingsley注意到,头发比Dumbledore都白的Candice和Edward脸上红润而没有皱纹,据他所知,这是魔力非凡的标志,他甚至没敢问他们年龄。

至于Hogwarts的老校长Albus Dumbledore,“他正在经历一次伟大的冒险,”Harry说,微笑着,“终有一天你会再看到他。”同时对闻讯而来的Scrimgeour说:“如果你能跟我谈谈,部长。”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Hyperion的银手环(《买卖》重开版)第1章(上)

标题:Hyperion的银手环(《买卖》重开版)
配对:DM/HP
作者:飞涟
级别:NC-17
声明:只是借Rowling的人物们来讲述一个故事。
警告:无。
简介:战争胜利了,Harry也失去了最后一点对魔法界的容忍和耐心,他封闭了自己和自己的魔力,想象着自己的灵魂和身体都正缓慢地死去……而就在这时,伟大的巫师之神Merlin再次和他开了个逆转性的玩笑:他竟然变成了Draco Malfoy的所属物……
注意:这文是《买卖》的重开版。就是说我重新写了《买卖》,它现在的名字叫《Hyperion的银手环》,它不是《买卖》的续集。
正文:

第1章(上)


最终战役的前一夜,Harry Potter为他自己制订了一个死亡计划。

一旦当他确认了Voldemort的消亡,他会跟着假装魔力衰竭,然后被某个走投无路的食死徒发现,然后被干掉,最后尸骨无存。


当战争走到了第5个年头,正义与邪恶都不约而同地趋于疯狂,报复与杀戮取代了自卫和保护。

这一切都缘起于一个巫师追求绝对权力的妄想,明天Harry将会亲手了解这所有。而世界不再需要另一个可能重新构建起绝对权力的巫师存在,即使他的名字叫“救世主”。

弥赛亚和魔鬼将一同死去,和平与宁静会重返大地。

爱和希望将在废墟上重铸,审判与宽容会并存于世。

A HAPPY ENDING.


但是再一次地,这个世界证明了它自己是多么的乏味和蹩脚。


“……是的,Severus Snape自本次战役伊始担任凤凰社的间谍,直至最终战役前夕被叛徒Smith出卖而囚禁,他的忠诚始终属于已亡故的Albus Dumbledore。

“战争中他的所有行为皆出自Albus或我的授意和首肯,作为凤凰社的领导者,我先于他对此负有责任,其中包括Neville Longbuttom之死和将Mr. Ollivander拷问致疯。

“他在战争中数次救过我的命,这让我有机会能活着处死Voldemort,正义因此而得以伸张,战争至此胜利……“

Harry坐在一把本应让他感到舒适的高背椅里,面对着俯视着他的法官和陪审员们。在他们的目光中Harry分不清尊敬和畏惧何者更多。

他没有死成。他的找死计划里面不包括一个活着的、需要他亲自为之辩护的Snape。

没有任何词语能用来描述他此刻索然的心情,他的世界没有颜色和重力,氧气稀薄,连空气尝起来也带着血腥味儿。

流畅的字句像是有生命一样地从他的唇间滑出,而他甚至记不得上一秒他用了哪个单词。

陪审员们看起来已经被他说服了,但他们投给被告席上的Snape的目光依旧是嫌恶和不信任的,当然还有畏惧。


“也许是时候宣布Albus的临终遗言了,“他听见自己用冷漠的声音继续着,”Severus Snape会接替他成为Hogwarts的下一任校长。“

在戏剧性的抽气声中,他最后说:“而我,Harry Potter,将不惜一切代价捍卫Albus的遗愿。”

然后他没有去看任何一个人的眼睛,站起来转身离开了审判厅。当门在他身后合拢的同时,沸腾的人声像是得到口令一样骤然响起。


——他不关心他们怎么想他。

而那些他所关心的可以被称作朋友或亲人的人们,早都已经为他而死。

Harry坐在审判厅外面的长椅上,用隐身斗篷覆盖着自己,手指轻抚着他左手腕上的银质手环,那微凉的质感仿佛是他唯一还活着的证据。

它曾经是Harry的归宿。它属于Potter家,来自于他的双亲,Sirius从Lily的手上取下了它,而Albus亲手交给了他。

而后来,它成为了他所犯下的罪孽的见证。它每分每秒都在提醒着他Ron和Hermione是怎么死的。

他的梦里起伏着尸山血海,重演着一段段的死亡小短剧。

偶尔他也会梦见人们活着的时候,但他们带着笑容的脸都会在一个转身之后变得冰冷鄙夷,“是你害死了我,Harry Potter”,他们这样说着,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Harry在吐出来或者窒息之前使用了大脑封闭术,暂时地强压下了那些纷乱的念头。

“只要再等一会,Potter“他对自己说,”等我确认了Albus的遗愿被执行了,然后我们就走。

——永远地离开。


审判厅的门开了,人们鱼贯而出,交头接耳着散去。他等了又等,直到傲罗们也散尽了,Snape才和和另一个人一同出现在门口。

Harry站起来,掀掉他的斗篷,“Snape,“他说,”你现在是Hogwarts的新任校长了,对吗?“

Severus Snape穿着一身黑袍,上面还凝结着一些暗色的血迹,他的脸部肌肉松弛,神色苍老而疲惫,“是的,Potter,“他艰难而缓慢地说,”而这恐怕必须得感……“

“——Professor,“Harry打断了他,”我之前所说的都是真心实意的,你救了我很多次,而现在我们两清了,不用谢我。“他敷衍地说着,漫不经心而且毫无诚意。

“再见。“Harry说,想着这将会是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——同Snape告别,多么荒诞。

他披上斗篷,准备离开这里, Godric山谷①将会成为他用来结束他的一生的地方。


“——Harry James Potter,“一个声音喊着他的全名,”站住!“


Harry没费神理会那声音,随便是谁,他要走了。

但他的双腿拒绝挪动哪怕是一步。

发生了什么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①Harry的出生地,也是Voldemort杀害了他父母、杀害他未遂的地方。
自我介绍

涟

Author:涟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