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yperion的银手环(《买卖》重开版)楔子

标题:Hyperion的银手环①(《买卖》重开版)
配对:DM/HP
作者:飞涟
级别:NC-17
声明:只是借Rowling的人物们来讲述一个故事。
警告:无。
简介:战争胜利了,Harry也失去了最后一点对魔法界的容忍和耐心,他封闭了自己和自己的魔力,想象着自己的灵魂和身体都正缓慢地死去……而就在这时,伟大的巫师之神Merlin再次和他开了个逆转性的玩笑:他竟然变成了Draco Malfoy的所属物……
注意:这文是《买卖》的重开版。就是说我重新写了《买卖》,它现在的名字叫《Hyperion的银手环》,它不是《买卖》的续集。
正文:


楔子



我们都知道,《Hyperion的银手环》的主角依然会是Malfoy家的继承人Draco和他命中注定的冤家Harry Potter。并且,甚至不用我来保证,你也知道这故事的结尾一定是:他们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。

这毫无悬念。

而我所要为你讲述的,是几乎被战争摧毁了的他们,怎样穿行过重重的迷雾,克服了自身性格的弱点,最终走到一起的故事。

现在,趁着默默守候的Draco和心灰意冷的Harry还没有正式出场之前,为了更多地了解他们之间的羁绊,让我们借用已经故世了的Hogwarts老校长Dumbledore的冥想盆,来看一段有关于他们的、不为人所知的记忆吧。


以下记忆属于Dumbledore本人——


这个时候的Hogwarts校长室,还属于那个热爱糖果和花袍子的老人。

Dumbledore正坐在他堆满了糖果和古怪玩意的办公桌后面。他的表情严肃而担忧,双手指尖相交,手臂在桌上支成一个稳固的三角形,面前满满的柠檬茶也不再向空气里蒸腾水汽了。

在Dumbledore对面的高背椅里,舒适地坐着一位年轻的贵族,丝毫不难辨认,他淡金的发色和灰蓝色的眼眸都来自历史悠久、血统纯正的Malfoy家。而领口上的银蛇徽章,证实了他的确是隶属于Hogwarts,Slytherin院的学生会主席——Draco Malfoy本人。

而此刻,他的脸上却没有人们所熟悉的贵族式冷笑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几乎可以被认作是温和的平静表情。


“——您是否听说过中立契约?”,带着这样的表情,Malfoy家年轻的继承人开口询问着面前的老人。

Dumbledore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盯着他的学生会主席看了很久,然后才慢慢地点了点头,说:“的确,Draco,我知道它。”

“那么您一定能够认出这是什么。”Draco动作平静地挥动魔杖, 一张羊皮纸轻柔地飘落在Dumbledore面前,恰好是能让老校长舒适阅读的位置。


通过Albus Dumbledore的记忆,我们能看见那张极富质感的羊皮纸上写着以下内容:


契约书



本人,Draco Lucius Malfoy,在展开于大不列颠国土之上的、交战双方首脑分别为Hogwarts魔法学校现任校长Albus Percival Wulfric Brian Dumbledore与自称“Lord Voldemort”的Tom Marvolo Riddle的战争其间,宣誓保持中立。

本人及本人所属物,将不会对交战双方使用魔法、或进行物品转移。而交战双方所使用的魔法或魔法物品,也不应对本人及本人所属物产生作用。

如若本人违反了上述条款,则本人愿意接受“Thanatos②的烙印”,即“血之代价”作为惩罚,同时上述所有条款作废。

如若本人所属物违反了上述条款,则本人愿意接受同样的惩罚,但在本人魔力承受范畴之内,所有条款应继续生效,直至战争结束。


立契人:D. Malfoy

见证人:(空白)

Dumbledore长久地阅读着上述文字。他永远挺直的脊背在这样的姿势下显得不堪重负,而脸颊上的皱纹和下颌上长长的白胡子使他看起来苍老而无奈。

他终于抬起头来,面对着微笑的金发年轻人虚弱地说:“要是我没猜错,Draco,你一定还带来了另一份需要我优先签署的文件。”

Draco Malfoy点了点头,挥动魔杖,第二张羊皮纸飘落下来,同时,一只手掌大小的黑丝绒盒子安静地出现在了Dumbledore面前。

这张羊皮纸上的文字要少些,但却它耗费了老人更多的时间。



契约书



本人,Draco Lucius Malfoy,愿意付出Albus Percival Wulfric Brian Dumbledore所提出的任何价格来购买其所监护的Harry James Potter作为奴隶。

如若上述条款成立,Harry James Potter将成为本人所属物、并得到与他本人价值相当的“Potter家族的家传手环”作为信物。


第一立契人:D. Malfoy

第二立契人:(空白)

见证人:S.Snape

“说服Severus一定花了你不少功夫,Draco。”Hogwarts的老校长目光落在最后一个签名上,喃喃地说。

“您猜得没错,”Draco解释道,“如果可能我绝不会让Severus看到它们。但就如同您所知道的,奴隶买卖是现存最古老的契约,也是最严苛的,必须是来自历史最悠久的——巫师家族里的——魔力非凡的——嫡系后裔的——签名才能得到认可,而Severus满足这些条件。”

“最严苛?”Dumbledore被这个词吸引住了注意力,几乎是好奇地问“那么作为Harry的主人,你将获得什么权利,Draco?”

Draco露齿一笑,“比较值得一提的权利是:如果我喊他的全名,他就必须遵从我的命令,神志清醒而且无法拒绝;另外,”金发巫师停顿了一下,表情变得十分微妙,“如果我死了——那么,他也会死。”

Dumbledore的表情也同样难以言喻,像是悲哀与感动同在、痛苦与欣慰共存。他最终艰难地从两张契约书上挪走视线,打开了那个黑丝绒盒子。

黑缎子衬里上安静地躺着一只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银质手环,它大约有成年女巫的小指粗细,外部没有任何雕纹,而是呈现出一种尊贵古旧的质感。手环的内侧刻着一排几乎已经要被磨平了的字母——“C.Potter”。

“Sirius一直很懊悔,在他带走Harry的时候没能想起从Lily手上取下它。③”Dumbledore说。

“它在我父亲的遗物中,”Draco静静地承认,“我认出了它属于Potter家族,它现在应当戴在Harry Potter的手上。”

“用它做奴隶交易所必须的信物很好,”Dumbledore肯定地说,“价值相当。而且,它对Harry而言非常重要。”

Draco淡淡地微笑了一下,灰蓝色的眼睛在那片刻里显得深湛而富有温情。


Dumbledore罕见地叹了口气,拿起一只羽毛笔,在两张纸上签上了他的姓名缩写。

“开始吧,Draco。”然后他说。

Draco Malfoy站起来,把魔杖首先抵在了第二份契约书上,合上眼睛开始念咒。

那是一段长而拗口的咒语,但音节优美,富有韵律,当他念到某个段落的时候,睁开眼睛示意Dumbledore也抽出魔杖抵在纸上。

随着Draco的念诵,那张买断了Harry Potter终生的契约书开始发出越来越醒目的红光,当最后一个音节从他的舌尖落下,刺眼的红色伴随着一股原始的力量席卷过整个房间。

“它起效了。”Draco修长的手指抚过契约书的一角,它现在正被一层淡淡的红光包围着,“校长。”

Dumbledore点头,“你的徽章,Draco。“他说,按照契约书上的条款向金发巫师要求着。

Draco取下别在领口的银蛇徽章,两根手指夹着它轻轻地搁在了Hogwarts老校长的办公桌上,“正如我所料想的一样,您会索要回它。”他静静地说。

Dumbledore抚摸着那枚精致的银色徽章,满是皱纹的脸上闪现出了缅怀的神色,“是的,孩子。我还记得把它颁发给你的那天,”他语气荒凉,“而现在,Draco,离开Hogwarts吧。这里,即将成为战场。”

“离开Hogwarts,去一个安全的地方,”Dumbledore继续道,用一种像是永别的语气,“保护好你自己…………还有Harry。”

Draco Malfoy闻言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然后无言地把魔杖抵上另一张契约书④,一长串连贯的念诵从他的嘴唇中流泻而出。

显然中立契约并不如奴隶买卖契约那么年代久远,这让我们透过Dumbledore的耳朵,能够大略地听懂咒语中单词的含义。

它听起来主要像是用古英语念诵的契约条款,象征着平衡的白色光芒随着念诵的进行渐渐地浮现在羊皮纸的周围。而当一个发音肖似“Thanatos”的单词出现在空气中时,不详的黑色光团瞬间掩盖住了白光。

这让坐在办公桌后面的Dumbledore深深地皱起了眉头。


刺目的光芒交织着黑白两色,在咒语尾音落下的同时充斥了整个房间,那黑光中所散发出的邪恶连记忆中的我们都感同身受。

“Draco,”Dumbledore抬手示意神色疲惫的年轻巫师坐下,“‘血之代价‘的全部效果是什么?”他严厉地问。

Draco的手指抚弄着中立契约的纸张,神色安然,“校长,”他开口,“即便这会让您不安,但既然您问,我依然会据实相告——”

显然Draco又一次料到了他的校长会做的事情,因为他将另一张羊皮纸放到了Dumbledore的面前。

那是一段字迹优美华丽的短文,每一个字母都整洁圆滑。纸张的右下角是一个书目的名称,提示着Dumbledore它们来自于书籍《中古邪恶诅咒》。


“‘血之代价‘是源自中世纪异端裁判所的一种诅咒,因被诅咒者常会被误认作吸血鬼而得名。它非常强效而且无法逆转,因此主要被用作违背强效契约的惩罚。

“它通过在人类灵魂上刻下代表邪恶的烙印而起效。

“被诅咒者的外表在巫师的眼睛里面是非常狰狞的。他们的外形酷似生活在英格兰约克郡里面的吸血鬼。但这只是邪恶烙印的效果,而被诅咒者原有外形不会被改变。

“被诅咒者会定期非常渴望饮用新鲜的人类血液。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满足,那么这种渴望会变得越来越强烈,直到他们的神智完全被渴望所支配,强迫他们去吸食自己或者别人的血液。

“同时,被诅咒者使用治愈咒语、守护神咒等光明魔法的效果会大幅度减弱。相反的,黑魔法和恶咒则会有加乘效果。

“被邪恶烙印所烙印的人,他们的精神会因为烙印的影响,而逐渐变得狂躁而嗜血。

“随着诅咒时间的延长,上述反应都会逐步加强。

“‘血之代价’会在精神和肉体双方面彻底地毁掉一个人,因此又被称作‘Thanatos的烙印’。”

校长室里的时间,仿佛已经凝固。

Hogwarts的老校长半月形的眼镜反射着光明咒的亮光,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年轻的前Slytherin学生会主席没有再等待他的校长,而是从容优雅地从椅子里面站了起来,向Dumbledore微微躬身致意,然后转身走向了火炉。

绿色的火焰熊熊地燃烧了起来。

迈进去的前一秒,Draco停了下来。

“我会保护Harry不受伤害,“他头也不回地说,声音是陈述的平静。

”——以我之生命起誓。“

然后绿色的火光瞬间席卷了他颀长的背影。


Hogwarts的校长办公室里,一切都再次归于平静。这段来自于5年前的记忆也就此结束。

而它,将永远不会被你和我以外的任何人看到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①        Hyperion(海泼里恩):希腊神话里的十二泰坦之一,光之神。太阳,月亮和黎明之父。十二泰坦是奥林帕斯十二主神的前一代神,海泼里恩可以说是阿波罗的前任。而奥林帕斯十二主神就是淫棍宙斯为首的那些人。

②        Thanatos(塔那托斯):死亡之神,传说心如铁石,仇恨众神,身披黑斗篷、鬓生双翼、留着胡须,手持一把奇异宝剑或者熄灭的火炬。在众多的死神当中,塔那托斯是死亡的化身,劫数之神摩洛斯(Morus)驱使人类走向宿命的厄运,而冥王哈得斯(Hades)则是亡者的统治者。

③        从原著看应当是Sirius先到的Potter家,然后是才是Hagrid,而Hagrid是向Sirius说明了Dumbledore的指示,Sirius才会把Harry交给他并且借他摩托的。

④        这里之所以首先使奴隶买卖契约生效,是因为中立契约要求不能和战争双方交换物品,而Draco必须要给Dumbledore东西作为信物和代价才行。


这文写的人真累。。喜欢《买卖》的人请相信我会把它继续下去。。毕竟提纲已经铺就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注意:这文是《买卖》的重开版。就是说我重新写了《买卖》,它现在的名字叫《Hyperion的银手环》,它不是《买卖》的续集。



-未完待续-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涟

Author:涟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